做好事不留名怎么形容人,做好事不留名怎么形容成语!

说奇也真叫奇,逝世了20多年的“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如今竟然又回到世上来了。

这不是信口瞎说,而是有人亲眼看见。

最先发现这件事的是村里的李发旺老头。李发旺今年61岁,全家三口人,老俩口一个闺女。

今年冬天,李老头家里不慎失火,虽然发现得早,邻居们帮忙救得快,没烧毁房子,但衣物和粮食烧毁了不少,最使老人家心疼的是放在枕席下的那500元钱被烧了,眼下快过年了,李发旺心里着急,粮食虽然被烧毁了不少,但没被烧坏完,吃饭凑合凑合还问题不大,然而钱没有了,年货咋买?

做好事不留名怎么形容人,做好事不留名怎么形容成语!

女儿秀兰过了年就要结婚,拿啥给孩子置嫁妆呢?虽然秀兰说:“爹,我啥也不要,您老人家不要为我的事忧心。”

可发旺老头心里过不去。这几年家里地里的活儿都是女儿干的,他哪肯亏了她?可是如今家里一分钱没有,借钱又没能耐还。

李发旺为这事愁得夜里睡不着觉。这天夜里,李发旺苦思冥想大半夜,想不出门道来。

正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窗外有人唤他:“老李,老李,睡着了吗?”

李发旺一惊:是谁黑更半夜在窗外唤我,声音又是这样熟悉?他一边起身一边回答:“没有哩,谁呀?”

窗外说:“我是老焦,别起了。听说你遭了火灾,遇上了困难,县里给你500元救济款,我给你捎来了,放在这窗台上吧。”

李发旺心里狐疑:是哪个“老焦”?他连忙回答:“别慌,我给你开门去。”

窗外又说:"不用了,我有急事要回去。这钱你收下吧。"

李发旺一边喊着, 一边隔窗朝外看,见一个高大的 身影快步向外走去。

老人家匆匆穿上衣裳, 开门去追,那人早已没了踪影。他回到窗台前一看, 果然有一个纸包儿, 拿回屋里点上灯一看,真是一沓钞票,数了数, 正好500元。

他想:这给我送钱的“老焦”到底是哪个呢? 得把事情弄清楚,他一早搭车进城,到县委和县政府去问。问的结果, 不但县委和县政府的领导没有姓焦的, 连各部和各局委的领导以及办事人员也没有姓的。

老汉觉得好奇怪,有人跟他半开玩笑地说: “敢情是焦裕禄书记又返世了吧!” 这一下使他顿开茅塞。

他一回忆:可不! 不但那送钱人说话的声音像20多年前曾来他家访贫问苦的焦裕禄书记,而且那身影也像 ,个子高高的,瘦 瘦的,身上披了件黑色的破大衣。

他认定这一判断不会错,回到家里,他带领老伴和女儿给焦书记烧了一炷高香,祷告说: "焦书记呀,焦书记, 你死后20多年还没忘我老李, 今天又给我解忧排难来了……”

当天,“焦书记又返世了”的消息便在村里传开了。

第二个发现焦裕禄返世的是邻村的青年张改沙, 张改沙结婚以后和爹娘分了家,常和一些不正经的青年来往, 染上了赌博的坏习气,爹娘劝他 他不听,爱人翠花劝他他不理。

终于有一天, 他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干输净,又欠了人家几十块钱的赌账。

翠花看他屡劝不听,摆弄得日子没法过了,跟他闹了一架之后回了娘家, 无论谁去叫也不回来,她说再不跟着 这个赌鬼过了,非和他离婚不可。

改沙哪里舍得曾跟他十分恩爱的翠花? 他悔恨莫及,要上吊自杀。

就在他最后一次从岳父家和翠花相别回来,要找绳子走上绝路的时候,一进屋, 发现地上有一个鼓囊囊的大信封。

他拾 起来打开一看,里面装着厚厚的一沓“大团结”,数了数, 整整20张,信封里边还装着一封信,掏出来一看, 信上先对他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接着劝他改邪归正,句句话入情入理,深深打动了他的心,再往下看, 信上说上级不忍看着他过不去, 照顾他这200块钱,让他先安排家里生活,又劝翠花跟他和好,今后多在思想上帮助他。

字字行行充满着体贴和温暖, 使他感动得禁不住落下泪来。最后的落款是“焦裕禄”三个字。 张改沙虽然是焦裕禄逝世那年生的,没见过焦裕禄的面, 但长大后年长人讲的焦裕禄的事迹却听过不少,知道焦裕禄是谁。

惊疑之下,:他拿着钱和信一口气跑到岳父家让翠花看,哭着说:“翠花,没想到我赌博惊动了死去20多年的焦书记。我要是再不改,就不算人了!你原谅我吧,今后我要痛改前非,勤劳致富,为国家做出贡献,报答党和焦裕禄书记的恩情!”

翠花一看信,也感动得哭了。两口子一起回到家里,赶紧向爹娘报告此事。

改沙的爹听了来龙去脉,又听儿子念了信,一时老泪纵横,扑通跪倒在地上,朝天作了个揖说:“焦书记呀,焦书记,你活着一心想着俺,受灾那年你亲自把救济粮送到我家;如今还是一心想着俺,为我教育儿子,使他们夫妻重新团圆。这大恩大德,叫我如何感谢你,又如何感谢党啊…”

老人又对改沙说,“焦书记去世那年生你,我为了让你继承焦书记改变兰考面貌的遗志,给你取名叫‘改沙’,巴望你成为一个革命的接班人,谁知你这样不争气,焦书记死了20多年,又让他为你操心…”

改沙悔过,哭得泪人儿似的,又当着爹的面对天盟誓说:“爹,我一定让焦书记他老人家放心!”

村上的人听说了,把这事和李发旺老头收到500元“救济款”的事联系起来,都说:“除非是焦书记重新返世,谁能以焦书记的名义为他们送钱呢?”

但也有人说:“人死了是不会再返世的,一定是哪个好心人做了好事借焦书记的名义教育人。”可是接着又发生了第三件事,邻村的大牛亲眼看见了返世的焦裕禄。

做好事不留名怎么形容人,做好事不留名怎么形容成语!

邻村有一个57岁的老大娘,名叫李桂兰,年轻时在村上当妇女干部,她连任20多年,后来年纪大了,身体又有病,才让给了青年人去干。

李桂兰当干部时思想好,赤心为党和群众工作,曾经好多次被评为模范和积极分子奖状得了20多张。

1963年秋天,兰考县一连下了13天大雨,大片大片的庄稼泡在了水里。

县委领导下来带领群众排涝,她领着妇女和男人一样干,几天几夜战斗在泥水里。

事情过后,县委书记焦裕禄表扬了她,并且奖给她一个笔记本。

焦裕禄在那笔记本上亲笔给她题了“当代女英雄”五个大字,那个笔记本直到现在她还珍藏着。

她患了多年的胃溃疡,一天她忽然肚疼得厉害,到医院经医生诊断,是胃穿孔,要马上开刀才能保住性命。

医院要她先交400元押金,她因为给儿子盖房娶媳妇把钱花空了,一时没有办法,儿子大牛赶紧找人去借。

大牛刚出医院大门,碰上一个近60岁的干部模样的人,个子瘦瘦的,高高的,披着一件黑色的破大衣。

那人截住他问:“你知道哪个是李桂兰的儿子大牛吗?”

大牛说:“我就是呀。”

那人说:“乡里听说你母亲得了重病要开刀,需要钱,让我给你送来450元的救济款。治病剩下的,就给你娘买些东西补养身体吧。”

大牛喜出望外,连忙接过钱跑回医院交了押金。

李桂兰及时动了手术,病情渐渐好转。 她忽然想起押金的事,问大牛: “你到哪儿借的钱?”

大牛说: “乡政府救济的。”

李桂兰说:“政府救济咱,这是党的关怀。但眼下国家有困难, 咱不能给政府增加负担。剩下的50元你先给乡政府送去,向领导说清楚, 那400元算咱借的,以后咱慢慢还。”

大牛同意娘的意见, 把交押金剩下的50元钱送到乡政府办公室,说 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办公室的同志不知道给他们救济款这件事, 连忙去问乡党委书记和乡长。书记和乡长懵了,说: “怪我们,李桂兰同志有病住院我们还不知道。 这钱不是乡政府派人送的,你还拿回去吧,”

大牛更懵了,说: “送钱的人明明说是乡里给俺的救济款嘛!”

乡长和书记解释说:“大牛同志,不要说了, 我们接受批评就是了。我们这就去看望你母亲,可这钱不是乡里救济的, 我们也不能无故把好事往自己身上揽 呀!”

大牛一路诧异回到了医院,向母亲一说, 李桂兰更是惊诧,问: “你没问交给你钱的那位老同志叫啥?”

大牛说: “事情紧急,我当时哪能想起来呀?”

他忽然想起交押金时见钱里还有个纸条, 当时因为慌张,他没有细看就先装到口袋里了,他急忙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纸条一看,一下子愣在那里,李桂兰说:“愣着干啥?赶快念给我听。”

大牛说:“娘,你自己看吧。”

李桂兰接过去一看,上面写的是:“大牛同志,这450元给你娘治病吧。因为这些时议论较多,请你们收下后千万别声张。焦裕禄。”

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命令大牛:“快骑车子回家,把我那个笔记本拿来。”

大牛不敢怠慢,连忙赶回去取来了那个笔记本,掀出焦裕禄的题词和那纸条上的笔迹一对,果然像是一个人写的,特别是那“焦裕禄”三个字像得很。

病房里所有的人都围上来看,谁也辨认不出有假。

李桂兰问大牛;“交给你钱的那个人是啥模样儿?”

大牛手摸后脑勺回忆着说:“瘦瘦的,高高的,好像是长脸儿、大眼晴。”

李桂兰激动地一拍床帮:“不错!当年的焦书记就是这样长相。”

人们情不自禁地齐声惊呼:“哎呀!大牛亲眼见了,还有啥说的?一定是焦书记返世了!”……

诸如以上的奇怪事儿在周围村庄里又接连发生了几次,乡里派人几处去查,查来查去也没查出船到底在哪儿弯着。人们都说:“有人亲眼所见就不会是假,焦书记返世定而无疑!”

全乡一时哄动起来。由此,很多人又回忆起焦裕禄活着时,如何带领全县人民向风沙水患作斗争和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事迹。

焦裕禄的故事又在乡村里广泛传开,不少人深受教育和鼓舞,有些不正经混的人像张改沙一祥改邪归正,再不干赌博、打架和损人利己的事;原来只操持自己的小家庭而不关心他人痛痒的人也关心起别人来。

做好事不留名怎么形容人,做好事不留名怎么形容成语!

总之,在焦裕禄精神的感召下,正气逐渐上升,邪气逐渐下降。上了年纪的老人偷偷跑到焦裕禄坟上烧香,感谢焦裕禄返世给乡间带来了好风气。

此后,虽然焦裕禄返世的事越传越广,焦裕禄暗中助人的事在三乡五里的村庄里仍不断发生,但除李桂兰的儿子大牛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亲眼看见返世的焦裕禄。

有一天,李发旺和李桂兰把他们两家人和张改沙一家召集在一起。李桂兰说:“我病好以后,白天黑夜都想见见焦书记,可就是打听不着他返世后住在哪里?焦书记活着、死了都想着咱,咱要能再见他一面,向他说说咱的心里话多好呀!”

改沙他爹说:“谁说不是呢!俺改沙如今是‘浪子回头金不换’,村里人人都夸奖。 不是焦书记重新返世替我管教,哪有 今天?”

李发旺说: “我想焦书记一定是知道有人遇着了难事就从坟墓里出来,给人解了难以后又重新回到坟墓里去了。我看, 咱们就到他坟上守着去,不等到他出来,咱就不回来。 等他出来为人救难时,咱就拉住他不放手,请他到村里来,让大家都见一见,就再不让他走了。 ”

大家都说这 个办法好。大牛和改沙站起来说: “你们三位老人家年纪大了,受不得风霜之苦了,这事就交给俺俩吧。”

且说两个年轻人下定决心, 到焦裕禄坟上守了几天几夜,却不见焦裕 禄从坟里出来。

这天,大牛对改沙说: “八成是焦书记他老人家见咱们等着他呢,怕大家感他的恩,故意不出来了。”

改沙说: “说的有理,依我看咱们白天回去晚上再偷偷藏在树丛里 ,他老人家以为咱们不再来了, 也许会出来的。”

两个人商量定,回到家里吃过饭, 天刚黑就偷偷钻进焦裕禄坟旁边的树丛里,屏心静气, 不转眼珠地望着焦裕禄的墓。

一个钟头过去了,两个钟头过去了。到了半夜时分, 天上起了一层云彩,把刚要落山的月儿遮了起来,地上成了一片昏暗。

二人仍不见坟上 有动静,大牛困得打起盹来。正在这时, 改沙听见远处有沓沓的脚步声, 凝神一看,见一条黑影在昏暗的月光里晃悠晃悠地朝这边走来。他用手一拍大牛:“看,有人!”

大牛从瞌睡中惊醒,朝前望去,见微弱的月光下来的的确是一个人,个儿瘦瘦的,高高的,披着一件黑色的破大衣。

大牛一下子认了出来:“哎呀,是焦书记!我娘住院时,就是他给送去的钱!”

改沙轻声制止他:“别嚷,看准到底是不是。”

“沓,沓,沓,沓”脚步声越来越近,那黑影儿也越来越清晰,一会儿来到了焦裕禄坟上。

大牛和改沙虽然在心里嘱附自己不要害怕,但头发梢儿却止不住地直往上竖。

那人停下来向四周仔细地瞅了瞅,然后围着坟墓转了一圈,又停在了坟前。

大牛小声对改沙说:“焦书记可能是前几天出去,今天才回来的。咱们快上前吧,等他回到坟墓里以后就晚了,”

改沙说:“行!”正在二人要上前还未上前的时候,那人却“扑通”一声,跪在了焦裕禄坟前,说道:“焦书记,这几天我都想来向您汇报,但因为有人在你坟上看着,我没敢来;今天他们回去了,我来向您汇报一下…”

大牛和改沙听到这里,判定不是焦裕禄,便又停了下来。那人继续说:“我不能在这儿多呆,以免被人发现了您返世的秘密。我要向您说的话都写在这纸上了,今天交给您。您的在天之灵看了,也许会得到宽慰的。”说着,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纸,又掏出打火机“啪”一声打着,把纸放在火苗上就要烧。

大牛看得真切,料想那纸上写的一定和焦裕禄返世的事有关,怕他烧掉了,“嗖”地一声蹿出树丛,说道:“同志,别烧,俺有话问你。”

改沙也跟着蹿了出来。那人一见有人,吓得浑身哆嗦,手里的纸掉在了地上,拾头一看,见树丛中蹿出两个人,箭也似的向他扑来。

他一时顾不得许多,“呼”地从地上站起来,拔腿向后就跑,大牛和改沙在后边急喊:“别跑!别跑!我们有话跟你说。”

那人跑得更快,转眼间消失在夜色里。大牛和改沙没撵上那人,又回到焦裕禄坟前,见地上丢着几张纸。

二人拾起来,同时捏亮手电,但见上面写道:“焦书记,您离开我们虽然20多年了,但我觉得您好像时时都在我身边,用那双严厉而又温和的眼晴望着我。

您还记得吗?1962年,因为风沙和盐碱的肆虐,俺村已有几季基本绝收,那年秋天又遭了毁灭性的诺灾。

俺家的两间草房被水泡塌了,您来俺村视察灾情,亲自帮俺搭定了存身的草庵。

那年一粒粮食没收,您给俺村发来了救济粮,有一个年轻会计偷拿了45斤高梁, 那年轻会计就是我啊!您来到俺村听说了这件事,把我叫到跟前,批评是那样严厉、 但却像父亲一样温存,您问我为啥拿社员的口粮, 我说因为我爹有病,我没钱给他,卖了给我爹抓药了。

您亲自到草庵里看望我爹,从怀里掏出了45块钱。

您说那是您三个月工资的积攒,让我买 45斤高粱赔给大家,剩下的钱给我爹治病。 我见您老是左手插到衣服里按住右腹,当时不知是什么原因,后来才知道, 您是忍着剧烈的肝痛来我村察看救灾情况的。

您有很重的肝病, 医生给您开了药方,您嫌药贵,不肯买,把自己的钱省下来给了我让我去赎回自己的罪过,并且给我爹治病。 我虽然被撤了职 ,但对您却有说不出来的感激。

我为父亲治好了病, 牢记您的教诲,痛改了前非,以后挣了钱还给您。

但还未等我把45元钱攒够,病魔却夺去了您的生命。后来我把钱还给您家里人, 您家里人说不知道这回事, 不肯收,我把钱存入了银行。

您说: ‘活着我没有治好沙丘,死了也要看着你们把沙丘治好!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 农村实行了生产责任制,我自告奋勇承包了村里尚未彻底治好的一个沙, 从银行里取出那些钱买了苹果树苗,用科学方法栽了一片苹果园 ,挂果的第一年就卖了1000多块,我全部买了国库券。后来果树挂果一年比一年好, 我成了万元户。我知道是党的政策富了我;同时也没有忘记苹果苗儿是您的钱买的。

我明白我的钱应该怎样花?我想,要是您还活着, 手里有这么多钱,会怎样做?……

所以每当我知道周围村庄里有人遇到了难处, 就以您的名义去无偿帮助他们,把 您的恩德分给他们同享,让大家都牢记您的精神 ,去建设美好的社会主义。

我给人写信和留言模仿了您的笔迹,不知这是不是对您的冒犯,但我想我应该这样做,只有这样我心里才舒坦。

我的行动引起了乡亲们的议论,都说是您又返世了,我感到很宽慰。 但由此又诱起了一些乡亲的迷信思想,我又很内疚。您放心,我以后做这样的事一定改方式, 以免引起副作用。安息吧,我最敬的书记和师长——焦裕禄! 您的曾经惹您生气的孩子。"

二人看到这里,大牛惊讶地说:"呀!原来不是焦书记返世!"

改沙双手托着那些纸,激动地说:",应该说他老人家没有死 ,他将千秋万代地活在世上。”

故事讲完了,那位为众人排忧解难的到底是谁?我想不必交代了吧!

............阅读全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lxzw.com/6338.html